改變一生的旅行~~2023年英國研學(xué)感想隨選

[日期:2024-03-19] 作者:外事辦轉載 次瀏覽 [字體: ]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英國研學(xué)游記精選(一)倫敦之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初中部  廖涵悅


那些以倫敦城為背景的小說(shuō)、電影和電視劇逐漸在我腦海里構建起一座倫敦的副本。我實(shí)在很好奇真實(shí)的倫敦和我心目中的想象究竟有多大區別,于是我踏上了此次英國之旅。

倫敦是一個(gè)有傳奇色彩的城市,好似很多喜歡英國的人都是從倫敦開(kāi)始的。倫敦有很多討人喜歡的東西。無(wú)論是英倫風(fēng)的建筑,西式的菜肴點(diǎn)心,還是文化藝術(shù)都能滿(mǎn)足你的期待。我們的路程便從倫敦展開(kāi),一路北上至蘇格蘭的愛(ài)丁堡。我們參觀(guān)了劍橋、牛津、帝國理工等名校,領(lǐng)略了約克、愛(ài)丁堡的古樸風(fēng)情。

在倫敦,我們搭乘雙層巴士和地鐵穿梭于大本鐘、倫敦塔橋、格林威治天文臺、各類(lèi)博物館等。這些經(jīng)典的景點(diǎn)給我們足夠的震撼和敬畏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圣詹姆斯公園的湖面,映著(zhù)碧藍的天空,把波光粼粼也染成藍色,陽(yáng)光絢爛而火辣讓人感到些許熾熱;羽毛雪白的天鵝或臥在岸邊沙石上或優(yōu)雅地漂浮在水面上;躺在草坪上吃著(zhù)冰淇淋,享受著(zhù)樹(shù)蔭下帶來(lái)的涼爽,耳邊是流利的英式英語(yǔ),一切美得像電影一般,終于明白這里為什么是皇家公園中最豐富的裝飾區了。

倫敦的地鐵與中國有很多不同,可能因為年代久遠總給人一種滄桑的破碎感。地鐵換乘極為復雜,在人群中穿梭總是擔心跟丟了隊伍。對于我來(lái)說(shuō),了解清楚了地鐵就好像征服了這座城市,在無(wú)網(wǎng)無(wú)信號的地下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,車(chē)站會(huì )為乘客們準備好當日的報紙方便大家在路途中消遣,人們以這種獨特的方式了解了國家的時(shí)政和身邊的點(diǎn)滴,站臺上的人們時(shí)常熱情地寒暄或平靜地看報等車(chē),可地鐵一來(lái),剛才的平靜和諧就被打破了,人們迅速進(jìn)入了“備戰”狀態(tài),車(chē)上的空位不多,可是站臺卻擠得滿(mǎn)當當,倫敦的地鐵也是當地的居民重要的出行方式。在成都,我已經(jīng)被地鐵一號線(xiàn)訓練過(guò)了,幾個(gè)閃身就上了車(chē),車(chē)門(mén)也正好在我背后關(guān)上了。

在倫敦,我所經(jīng)過(guò)的每個(gè)地鐵口幾乎都有這句話(huà)Here in London,you are free to love whoever you love and be whoever you want to be,倫敦的魅力還在于它的自由和包容。在這里可以看到各種膚色、各種穿著(zhù)的人自信地走在大街上展示自己的美。住在寄宿家庭的那些天,家庭主人早上的一句“Have a good day”就能讓人心情不錯一天,這樣的善良、禮貌讓人感動(dòng)。

這短短十幾天,我心目中那個(gè)倫敦的幻象正一點(diǎn)點(diǎn)變清晰,有種甚至來(lái)不及把它跟真實(shí)倫敦對比的倉促。這腳步匆匆又不足以重新建構出新的城市輪廓,這或許成為我下一次再來(lái)的緣由!

再見(jiàn),倫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英國研學(xué)游記精選(二)穿過(guò)格林威治和時(shí)間飛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初中部   郭錦陽(yáng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穿過(guò)格林威治和時(shí)間飛行

我占據格林威治守候著(zhù)你,在時(shí)間標準點(diǎn)回憶過(guò)去。——題記

CA423航班滿(mǎn)載著(zhù)我的激動(dòng)和期待飛向世界的原點(diǎn)——英國。七上地理課本中出現的,那條位于格林威治天文臺的本初子午線(xiàn),在腦海中逐漸清晰起來(lái)。

暑假去了英國。

并非古埃及金字塔不壯美,并非愛(ài)琴海海風(fēng)拂面不動(dòng)人,而是世界近代史最佳的范本是英國。認識世界,從英國開(kāi)始。英國像一個(gè)原點(diǎn),一端通向人類(lèi)最早的古代文明,一端通向工業(yè)化商業(yè)化的現代文明。

在日不落帝國的旅程中,有康河水波的輕柔,有雄踞于古羅馬圣殿上的約克大教堂,有中古世紀城市的皇家一英里,有溫德米爾湖上寧靜的夏天,有曼切斯特的傳奇英超,有倫敦街頭的 city walk,有自然館里對生命的思考,有博物館中對歷史的觀(guān)察,有藝術(shù)館中對大師的揣摩,有古城中對往日日不落帝國的追思,有在“肉鋪街”對哈利波特的追捧……

悠悠回憶中,忘不了的不是遠方傳來(lái)的風(fēng)笛,不是不再眷戀大海的海鷗,而是令我魂牽夢(mèng)縈的格林威治公園。

我沿著(zhù)小石子路向山上走去,點(diǎn)點(diǎn)日光穿過(guò)層層疊疊的枝葉,灑落下來(lái),斑駁的光影落在小路旁綠油油的草地上。碎陽(yáng)跌在綠葉上,引起一陣漣漪。雨后草尖上的水珠,晶瑩剔透,草的清香隨風(fēng)吹來(lái),沁人心脾。格林威治天文臺前綠草充盈著(zhù)漫漫山坡。人們坐在草地上迎陽(yáng)光飄在在天空,灑在草坡上。風(fēng)鈴搖曳,拂出一個(gè)個(gè)醉人的音符。我望著(zhù)天際線(xiàn),心隨風(fēng)鈴聲飛得很遠。

昔日的天文館里英國的天文學(xué)家們在這里觀(guān)測星空、繪制星圖。仰望星空,不僅是浪漫,這一切的努力都只為了一個(gè)目的,征服“時(shí)間”,征服“空間”,從而征服海洋。無(wú)敵艦隊在皇家海軍學(xué)院舊址中誕生。山下的港灣里,曾有無(wú)數船只,從此處通往世界。在這里我踏上地球的分界線(xiàn),觸摸到歷史的分界線(xiàn)。

下山的林蔭小道上,刺眼的金色光芒與梧桐樹(shù)交織跳躍出無(wú)數安靜的光斑,我站在那里,回憶披著(zhù)下午五點(diǎn)半的陽(yáng)光,像影子般被拉的模糊而漫長(cháng)。在泰晤士河南岸,沐浴著(zhù)溫潤的陽(yáng)光,吹悠悠清風(fēng),隱約感受日不落帝國的勃勃野心。

大不列顛迷人的歷史、文化、自然景觀(guān),引人留戀。這片充滿(mǎn)魅力,誘惑的永恒土地上印有我持續一生的回憶。